“且夫朋友也者,必取乎直谅多闻,拾遗斥谬,生无请言,死无托辞,终始一契,寒暑不渝者。然而此人良未易得,而或默语殊途,或憎爱异心,或盛合衰离,或见利忘信。其处今也,璧犹禽鱼之结侣,冰炭之同器,欲其久合,安可得哉!夫父子天性,好恶宜钧,而子政子骏,平论异隔;南山伯奇,辩讼有无。面别心殊,其来尚矣。总而混之,不亦难哉!”《抱朴子·外篇·交际》

中元前夕去了淮南、池州及咸宁。在寿春报恩禅寺得见令君碑的时候,心里还满是不可置信。于大雄宝殿前左右张望,瞧见左处一条长廊,门口却立着块“闲人免进”的牌子,池子边有位僧人洗涤菜果。我假倚在门边向里探视,近处有块类似石碑之物靠墙放着,正面朝上,字迹模糊几乎可辨。心里默念了句叨扰,竟不由自主向前行进。到得跟前,确是“漢荀彧墓”四个楷书写就的字,从右至左,刻于民国廿六年十月。最左边的“墓”字也不完整,碑的左侧让人锯掉了一整条斜边。无法抒写当时当刻的心绪,大概是真正的无所适从。要知道之前在拜各路神佛时,我心里默念的愿望皆是让我寻着令君的墓吧。此刻站在这块仅隔八十一年的墓碑前,追思那个隔了一千八百零六年的...

谈论孤独。

去健身房的路上,听到一外国妹子在打电话,说:“Many people find it unacceptable to be alone; they are afraid and often resist being so ... but you have to learn to deal with yourself when you are.”许多人认为孤独是难以忍受的,学不会如何与自己相处。


我愿你是一朵花。

但盛开是个漫长的过程,在成熟之前你将历经春夏秋冬,风霜雨雪,从莺飞草长到麦穗压野,该遇见的会一一遇见,获得与失去,该告别的将一一告别。直到你枯萎凋谢——和所有的同...

孤独之二

在日复一日的重复中,寻求一抹新意。又觉得没有什么可期待,没有什么可留心。世上有这么多烦恼,这么多不喜的人事,这么多逼仄的墙角,只能让人在棱角丰盈的囹圄里冲撞得不知自己姓甚名谁。一个人再孤独,仍有那些适从心意之物,使得你不是真正的孤独。如一座孤山,它只是一座山。但即使这方天地间只它一个,它仍有这天地相伴。天与地时刻将它温柔笼罩。晨起时这山呼吸,也许频率追逐云的漂流,也许翕动与流风相和,一天内它默然不语,直将这万物看遍。到黄昏时,云霞悄然沉入它身后,这天与地仍在,只是换了一种颜色。就如闭眼时,周遭归于零,睁眼时一切复现。这山也就随着天地一起酣眠。于是新的一日降临,却仍不晓会否哪日不再重现这千万年的...

六月十日 孤独的人哪需要羽毛呢?

当你不处在幸福之中时,你才想要拼命地寻找幸福。歇斯底里的,几近疯狂的,寻觅火把的背影,希求一道微光照进这么冰冷的洞穴。[1]


临近中午的街道,树叶仍在一阵阵风笼罩下摇曳。眼前的气息淡凉疏朗,轻而薄脆,如若伸开五指,以手为剪,似真能从这看不见的波粒海洋中撕开一条口子。

这以不变应万变的翕动姿态不过是平静的表象。世上有多少湍流,藏身于陆地上栖息的车马,又有多少伪装得极好的盲点,引诱众人酣饮美酒,宾主尽欢,以为这描摹精美的翠绿叶脉即所见所求,争相拾起打着旋儿落到脚下的片叶断枝。

你说时空是我们的错觉,所见不过一片茫然。闭上眼就会消失的一切,是适者生存的法宝,却远非事实真相。这离唯心又有多远...

毕业旧诗

6. 2015.10.29

泰坦尼克的照片

还留着吗

把风景留在桥上

你赤足在草地行走

那时还是盛夏

青翠欲滴的

惹人怜爱的

露水悄声淌在脚尖

想要什么样的背影呢

或坐或立

光圈总是对不准焦

再过一会儿

就和亮得刺眼的阳光一起融化了

但是不怕啊

就像我们努力抬眼

总也看不见云彩的尽头

写诗是容易的

13.写诗是容易的,只需要十秒钟

写出诗篇是容易的

他们在脑子里停留的速度也不过就是几秒钟

但如何让他们停留

才是最根本的问题所在


不能像沙漠旅人一般希冀水源

那不现实

你必须得自己种出一朵花

种花也不容易亲爱的


和找寻四叶草一样困难

所以只好事先学会如何放弃

让拥有的走了以后

就得到了自己

洛阳伽蓝记·城西

卷四 城西

冲觉寺

太傅清河王元怿舍宅所立也。

西北有楼,出凌雲台,俯临朝市,目极京师,古诗所谓“西北有高楼,上与浮雲齐”者也。……至於清晨明景,骋望南台,珍羞具设,琴笙并奏,芳醴盈罍,嘉宾满席。使梁王愧兔园之游,陈思惭雀台之宴。


宣忠寺

侍中司州牧城阳王所立也。

元徽谋庄帝借子杀尔朱荣,后奔寇祖仁,为祖仁告

杨衒之曰:“崇善之家,必有馀庆;积祸之门,殃所毕集。祖仁负恩反噬,贪货杀徽,徽即讬梦增金马,假手於兆,还以毙之。使祖仁备经楚挞,穷其涂炭,虽魏其侯之笞田蚡,秦主之刺姚苌,以此论之,不能加也。”


白马寺

汉明帝所立也,佛入中国之始。寺在西阳门外三里御道南

洛阳伽蓝记·城南

卷三 城南

大统寺

每子夜见赤光行於堂前,如此者非一。向光明所掘地丈馀,得黄金百斤,铭云:“苏秦家金,得者为吾造功德。”显略遂造招福寺。人谓此地是苏秦旧宅。


秦太上公二寺

寺东有灵台一所,基址虽颓,犹高五丈馀,即是汉光武所立者。灵台东辟雍,是魏武帝所立者。


报德寺

高祖孝文皇帝所立也。为冯太后追福。在开阳门外三里。

开阳门御道东有汉国子学堂。堂前有三种字石经二十五碑,表里刻之,写《春秋》、《尚书》二部,作篆、科斗、隶三种字,汉右中郎将蔡邕笔之遗迹也。犹有十八碑,馀皆残毁。……魏文帝作《典论》六碑,至太和十七年,犹存四碑,高祖题为劝学里。


正觉寺

劝学里东...

洛阳伽蓝记·城东

卷二 城东

刑嵇康之所

出建春门外一里馀,至东石桥。南北而行,晋太康元年造。桥南有魏朝时马市,刑嵇康之所也。

魏昌尼寺,阉官瀛州刺史李次寿所立也。在里东南角。即中朝牛马市处也,刑嵇康之所。


灵应寺

建阳里东有绥民里,……有东崇义里,里内有京兆人杜子休宅。时有隐士赵逸,云是晋武时人,晋朝旧事,多所记录。正光初,来至京师,见子休宅,叹息曰:“此宅中朝时太康寺也。”……子休遂舍宅为灵应寺。所得之砖,还为三层浮图。

又云:“自永嘉已来二百馀年,建国称王者十有六君,吾皆游其都邑,目见其事。国灭之後,观其史书,皆非实录,莫不推过於人,引善自向。苻生虽好勇嗜酒,亦仁而不杀。观其治典...

© 考槃 | Powered by LOFTER